快三平台人人车联合创始人王清翔卸任 融资停滞一年现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长江商报消息●长江商报记者陈妮希“随着新战略的全面落地,人人车预期将在年内实现盈利。”继2016年11月实现正毛利之后,人人车CEO李健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预计2017年实现全面盈利。然而,仅不到两年时间,人人车就陷入“裁员”“关店”“钱荒”的漩涡。近日,企查查数据显示,北京人人车(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人人车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王清翔卸任法定代表人以及经理职务,改由杜希勇接任,王清翔同时卸任执行董事一职,新增监事陈颖。作为最早尝试C2C模式的二手车电商,人人车却没有占到天时地利,盈利困难,融资也陷入困境。上周,长江商报记者针对市场疑惑向人人车方面发去采访函,但截至发稿前,未收到回复。频繁人事调整公开资料显示,王清翔曾是百度LBS技术负责人、百度地图检索负责人,曾带领地图检索团队实现搜索流量增长超过100%,拥有深厚的技术研发功底和丰富的应用开发经验,也是资深检索专家。此次卸任职务,人人车方面表示,公司进行法定代表人变更是内部管理及组织架构调整的正常行为,不影响人人车实际业务运营。但是,2019年以来,人人车已进行多次架构调整,业内直指或许是“资金吃紧”的无奈之举。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就在今年人人车已经出现两次大规模基层架构调整,这在行业里并不常见。6月14日下午1点半,人人车突然发布了一封全员邮件,宣布要进行新一轮裁员,3点部门领导便进行约谈,不少员工大呼意外,尽管此前并没有征兆,仍有不少员工当天就走完了离职流程。对此,人人车创始人兼CEO李健表示,虽然公司在年初进行战)略调整,但处在新模式下的创业初期,业务模式进入“人人车2.0”阶段,组织结构却还在1.0阶段。这导致部分团队士气偏离创业状态,决策缓慢、工作低效等。因此,人人车将进行公司架构、部门、团队的全面梳理与合并重组,并进行相应优化调整。而这已经是人人车今年以来第二次大规模裁员。从目前局势来看,人人车模式骤变为线下实行合伙人制度,线上向平台化发展,再加上接连的大规模裁员,倘若无法盈利,也没有外部资金的注入,人人车能否顺利“过冬”也难以预料。融资陷入僵局事实上,由于人人车同时开展包卖、金融、网约车等不断烧钱的业务,本身又缺少盈利项,人人车的总体交易量和市场份额曾被媒体指出,没能得到预计中的增长。究其原因,除“内部危机”外,竞争对手的迅速扩张,也给人人车造成不小压力。根据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,优信在成交量方面依然稳坐国内二手车电商头把交椅,2018年整体营收达33.2亿元,同比增长69.9%。与此同时,瓜子二手车、毛豆新车网、大搜车等二手车平台也在抢食市场,活跃于各大渠道。反观人人车,今年以来“低调”了很多,除了优选项目还在跑马圈地之外,其余的公开信息并不多。人人车面临的困难不只是盈利难,还有融资困局。截至2019年6月,人人车、瓜子、优信三家平台各轮次的融资总额情况约为:人人车7.6亿美元,瓜子33.24亿美元,优信18.15亿美元。可以看到,无论是行业“前辈”优信,还是“后来者”瓜子,融资金额都远远超过人人车。与两位竞争对手相比,人人车已经一年多未能获得融资。从公开资料来看,在最近一次融资为2018年4月,投资方为腾讯基金、滴滴出行、顺为资本、红点创投、普思资本等投资机构,总金额为3亿美元,此后人人车就陷入融资停滞阶段。这对于仅2016年营销费用就高达5亿元,2017年广告投入就达10亿元的人人车而言,打击自然是不言而喻。2019年,迟迟融不到资的人人车终于“无钱可烧”。这次,被看作人人车最大靠山滴滴也未能即时出手相助。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,此前,在2017年和2018年,滴滴一共向人人车(投资或者参与投资了5亿美元,数额几乎是人人车前四轮融资总额的两倍。按照约定,一方面滴滴从人人车平台直接采购二手车,另一方面人人车将为滴滴车主提供新车交易或融资租赁服务等。只是,接连的网约车安全事故风波,让人人车网约车业务不得不暂停,与此同时滴滴上二手车的标签也已经下线,人人车陷入孤立无援的处境。(责任编辑:董云龙 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5-30 05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济南2019年社保缴费基数上下限调整 今起执行 下一篇: 美图关闭手机业务 或将继续面对亏损